当前位置:xmkh.cn情感极度纠缠后突然消失(离婚十多年纠缠不断)
极度纠缠后突然消失(离婚十多年纠缠不断)
2022-12-26

有图片

“十年训练同舟,百年训练同眠”,这句话常被用来形容夫妻的缘分;“各有不同,各得其乐”也表达了古人婚后的一种态度。随后,一对来自陕西的男女在步入婚姻殿堂时陷入困境,离婚后又纠缠不清,最终酿成恶果。

“我现在太后悔了。如果我冷静理智,那就另当别论了。”来自陕西的魏面对自己的罪行感到后悔。

女子离奇失踪 钱包里丢了几千块钱

李岩,家住陕西省黄陵县,是某单位的员工。在她40岁出头的时候,她通常很开朗,和同事相处得很好。2018年5月28日,本应出现在办公室的李岩于上午9点失踪。经查,李岩的哥哥向陕西省黄陵县公安局报案。李岩的家位于县城郊区的一间平房里。她十几年前离婚了,没有再婚。她十几岁的孩子在国外学习,她通常独自住在一个小院子里。亲戚们翻墙进医院后,发现李岩随身携带的包在床上,家里没有明显的入室盗窃迹象。

根据李岩家人提供的线索,警方得知李岩准备在这段时间内修缮房屋。几天前,她去银行取了几千美元的现金。警察勘查现场时发现,李岩的银行卡、身份证都在钱包里,但没有现金.屋内无入室盗窃迹象,屋外监控因设备升级无法查看。警方决定找回李岩的通话记录,掌握新的线索。

女子前一天曾打过两通电话 工人提供关键线索李岩的电话记录显示,她在5月28日失踪时没有联系任何人。前一天,也就是5月27日下午3点,李岩给装修房子的工人打了电话。该工人称,李岩联系他沟通大门安装事宜,单位同事提供的线索也证实该工人所说属实。除了建筑工人,还叫过魏一次。魏曾经和有过一段婚姻。离婚后,和孩子住在一起,而魏已经再婚,有了新的家庭。据魏说,那天打电话给他,问他修房子的事。

面对民警的询问,魏一度感动。牟伟说,考虑到李岩一个人住不容易,他于5月27日下午去李燕家帮她出主意。待了十几分钟后,他回家了,直到第二天早上才从家里出去上班。那晚魏名下的车没有行驶轨迹。但工人提供的新线索,让警方对魏某的行踪产生了怀疑.

前夫作案 因争执失手杀死前妻

5月27日下午,魏到李燕家商量事情后,工人们看到他和一起离开,就上了同一辆车。这和魏自己说的不一致。此外,警方收到的线索显示,当天下午有人看到魏驾驶一辆不属于他的车。经过调查,警方发现魏驾驶的是朋友的车。那天下午离开李岩的家后,他没有像之前说的那样直接回家,而是开车去了几十公里外的一个乡镇。刺刀的视频显示,魏的车上副驾驶上坐着一名女子。通过李岩亲属的辨认,警方确定坐在魏某车辆副驾驶的女人就是李岩.面对警方的询问,魏主动解释,自己下午因为工作原因和一起下乡,直到晚上9点左右,他把送到家门口时才离开。然而,返程途中的监控画面显示,本应坐在副驾驶的李岩已经失踪。为了找到李岩的下落,警方逐一检查了沿路山林中的树木、沟壑和悬崖洞穴,但经过三天的广泛搜索,没有发现李岩的踪迹。为了让魏提供更多的信息,警方做了大量的思想工作。

说到两人的孩子,魏某终于不再沉默,向警方交代了自己的罪很好。5月27日下午,李岩和他一起去了一个小镇。稍作歇息,便将的尸首驮回县城,用的钥匙开了门,伪造了一个盗窃的假现场。第二天,牟伟将李岩的尸体拖到垃圾场掩埋。经过8个小时的挖掘,警方终于找到了李岩的尸体。

魏某称因为一些琐事两人发生了争执,他失手把李岩杀害

和魏是初中同学。当魏考上大学回来工作时,他和谈起了恋爱。然而,在家人眼里,没有正式工作的和魏谈恋爱,这确实是不对的。结婚时遇到阻拦 离婚后十多年纠葛不断

家人点头。但在家庭的压力下,两人最终还是没能走到一起。可孩子的出现,让原本简单的离婚手续拖了三四年的时间才办完。

最初,李岩和魏某还因为孩子抚养费的问题闹得不可开交。直到孩子十多岁了,为了让孩子有个良好的成长环境,李岩和魏某又联络了起来。魏某说随着与李岩接触的增加,两人在父母义务之外,不免又多了些情感纠葛。

当事人李岩已经去世,对于案件的具体细节已经无从查证。魏某因故意杀人罪被判处无期徒刑。夫妻一场最后落得如此局面,两人十多年的恩怨纠葛令人唏嘘。放下过去、把握好交往的尺度,也是给自己、给他人一次重新开始的机会。

普法时间

Q:李教授,这起案件,两个当事人之前有过婚姻,有过感情,还共同有一个孩子,但是没想到会发展到这样一个田地。您觉得原因是什么呢?

A:在很大程度上两个人之间的这个界限感不强,也就是说他们过去曾是夫妻,后来离了婚,虽然有一个孩子作为他们之间的连接,不可能彻底地不联系,但是两个人之间,实际上还是发生了一些不是夫妻关系的人之间不该发生的一些联系或者是一些行为。我为什么强调这个界限感,就是说界限是和两个人之间的关系、性质密切相关的。如果是夫妻,那么彼此之间有各种特定的权利义务。现在你不是了,你们仅仅是孩子的父亲和母亲,那么从孩子的角度来讲,作为孩子的母亲,你可以对孩子的父亲提出一些对孩子的权利义务。对你个人而言,他已经是两姓旁人了,跟你不再是夫妻关系,跟你没有任何关系了,那么你就不应该对他提任何要求。我觉得这是从这个案子当中女方这一方(来说)。那么反过来,从另一个角度来讲,如果说你自己已经结婚了,而对方还没有结婚,像这个案子当中魏某他已经结婚了,而这个李岩她是没有再婚的,那么这种情况来讲,法律、道德可能对魏某的这个要求就会更严、更高一些。因为你已经是有配偶的人了,那么你如果再和别人比方说发生情感的纠纷也好,这不仅是道德,而且法律也是不允许的。你对你现在的这个妻子也应该互相忠实、 互相尊重。你更要尊重你现在配偶的这种情感。所以这种界限就更要清楚,法律和道德对魏某的要求应该是更高、更严,我觉得这也是要引起重视的。那么当然我们说平时交往当中的一些逾界的行为,界限感不是那么强也不应该说成为最后悲剧发生的一个必然结果,或者说是一种正当的理由。在这个过程当中,可能女方对魏某提出来的一些要求不是很合理、不是很恰当,也可能给他造成了一些心理上的压力,甚至感觉难以承受,那你要想一想,第一,这个里面你自己有没有过错;第二, 当你和她厮打或者是下手的这一刻,性质就已经变了,就不是一般的纠纷,而是实施违法犯罪了。在这种情况下,我觉得作为一个公民来讲,无论是你有没有什么、以前是什么样的关系,那么就当你面对一个人、面对一个鲜活的生命的时候,我觉得首先你对生命、对他人,应该有一个起码的这种尊重感。

保持一定的界限感拿捏好交往的尺度,是对自己的保护,也是对他人的尊重!

■来源/CCTV今日说法(微信号:cctvjrsf)

■编辑/王慧丽